2014年12月14日星期日

Robockey

决赛的欢呼声似乎还在耳边回响,一个月的成果还在桌子上静静地躺着。昨晚看着初号机,突然起来兴致打开M2的开关和motor的开关,发现一切都还可以正常工作,只是再也接收不到play的信号,再也不会继续去战斗了。他就像一个退伍的战士,在任何时候军装依然整齐依旧,仿佛可以随时上战场去厮杀。Robockey,似乎只是一个课程的final project,但是经历之后却发现远远不只是一个project那么简单,从一个project里面学到了这么多,这还是人生当中的第一次。

      做任何事情,总有人一步一步按照自己的步子走,不懂了的时候就去自己学着解决,从零开始,做出自己的创意。也许这样会很慢,做出来的东西不是那么完美,但是看着自己做出来的东西,会有一种充实和满足感。
      同样,也会有人在一开始的时候先去吸取各方的经验,其中不乏用非常规或者徘徊于规则边缘的手段,却也付出很多去拿到更多的信息使自己少走弯路。有了前人的帮助和指引,就会走得很快,很直,结果也就会更好。
      这两种人都是很努力的类型,其实也许没有孰优孰劣之分。也许自己或者一般的人都会在内心去赞同第一种人而对第二种人不以为然。但是事实上进入社会之后更多的成功靠的是第二种,因为除非是很牛逼的人,否则自己或者只是想着第一种的团队会在各种各样的弯曲道路面前要么披荆斩棘而后伤痕累累,要么垂头丧气失去信心。
      自己从来都以为自己只要做好第一种就可以了,但是自从大学之后发现自己却没法做个牛逼的人之后就渐渐地迷失了自己,有的时候去努力做第一种,而得到的是一次又一次的溃败,有的时候去努力做第二种,然后却发现没有真才实学或者没有天生优势,第二种会碰到更多的壁。所以自己不会去再去judge第二种人多么的靠别人没用,也不会去再赞扬第一种人的道德制高点。
      这次的robockey也是,表面上风光占尽的冠军和亚军队伍就是第二种与第一种的结合体,也是只有这样的team才能真正走到最后。在短时间里面本来就没有时间去走弯路,而他们两队因为要么享受丰富的后备资源,要么坐拥优秀学长的经验,在准备的一开始就已经比我们走先了一步。而我们只有一点一点去从零开始滚爬乱打横冲直撞。因为基本没有回头的余地,只能为自己当初冒进的选择去绞尽脑汁地一点一点化险为夷。其实robockey champion对我来说只是当初的美好愿望。真正的比赛,乃至以后的各种工作,都不是只有学术能力才可以走到最后的。必须加上各种各样的外界帮助和一些游走于边缘的手段才能获得冠军。

       最后的结果其实还是挺满意的,虽然最后因为种种经验不足和缺少时间磨合只获得了第三名,但是曾经打败过其中一只享受丰富资源的队伍也让我感觉到了满足。那场提前进行的决赛是我们的巅峰,也是我们能享受人气的原因。胜败虽然重要,但是享受比赛的过程也是必不可少的。自己也会在这样的一次一次失败当中去积累经验,去继续学习。

(我们是第8组,其中1小时24分左右赢16组的比赛堪称经典,TA说this gonna be fun, 观众们也为整场比赛欢呼)

2014年1月28日星期二

写在毕业前

带上耳机,即便身处人员嘈杂的研究室里找到自己的宁静。

而当耳机里面切换到不知道多少年不曾听过,被放到记忆的角落里面的歌曲的时候,一瞬间似乎当时的感情和记忆都一下子涌了出来。感情这个东西的确在这种形式下才能达到最高潮。

......
我们用多一点点的辛苦
来交换多一点点的幸福
......
等我们学会忍耐和付出
这爱情一定会有张证书
证明
从此
不孤独 

只要一句歌词,一句旋律,暖流真的从心底一直冲到了记忆深处,冲刷掉角落里面沉积很久的灰尘, 那时温暖的午后阳光似乎又一次照在了我所在的那个角落,才发现青涩的自己其实从来不曾离开过,书桌上的一封信也还是静静的躺在那里...

等到我们学会飞
飞跃黑夜和考验
日子就要从孤单里毕业

等自己学会了飞,记忆的角落又会被远远的拖到后面,就像彗星拖着的长长的尾巴。但是,有一点是确定的。它永远静静的躺在那里,等待再一次被照亮。你,也会永远的在我的心里。


yours,

Andy